高級空中交通管制主任 戎偉傑


13645129_847182115426257_8247025142257436298_n人物簡介: 戎偉傑,畢業於澳門永援中學,1994年美國 Tufts University 升學,修讀機械工程,主攻熱力流動學及自動化系統,1998年大學畢業取得學位後,亦隨即 考得研究生入學資格,因家庭負擔較大,故計劃先回澳初探市場形勢而作後動,又因已安排在暑期外出旅 行,起程前碰巧在澳門機場看到澳門機場管理公司招聘見習空中交通管制員廣告,覺得這份工作有機會接觸新事物和學習新知識,於是在離境前在機場郵局寄 出求職信,就這樣奇妙地展開了空中管制員職業生涯 18年。

在媒體、明星效應下,航空業在許多人的印象中常局限在機師、空中服務員、地勤人員等,或許他們是我們生活裡觸及的電視角色,但在飛行旅程中,我們很少想像背後還有默默地支撐 飛行的一群幕後的“守護英雄”,他們有:航空器維修工程師、飛行運行員、航空電臺報務員 和空中交通管制員等,每位乘客坐上飛機後,總有兩個“心動”的時刻,可能就是飛機的一升一降,或者是旅程開始和終結的兩個時刻,給這兩個“心動”帶來平安和順利的指揮,這是與 空中交通管制員的工作密不可分,他們被稱為“空中交警”,然而我們對他們的工作有多少認識?就由澳門機場管理有限公司高級空中交通管制主任戎偉傑(Ricky Iong),為我們逐一分解!

“空中交通控制員”:職業興趣特徵是SIRC

Ricky,體格魁梧,個子高大,擁有電影中常見的外國機長的外形,由於他的工作需要輪班,我們利用他一個午餐時間相聚,共同探討今次的話題,從對話中,很容易察覺到他是一個健談的、腦筋靈活、反應迅速的人。若從霍蘭德(John Holland)職業興趣理論*來解構,Ricky 身上不難印證出“空中交通管制員”(Air traffic controller ATC,下稱管制員)的職業興趣特徵就是:SIRC,這樣的解構希望能讓大家更立體地認識這個職業。

S(Social)-社會型:特徵是喜歡與人交往、不斷結交新的朋友、善言談、願意教導別人; R(Realistic)-現實型:特徵是願意使用工具從事操作性工作,動手能力強,做事手腳靈活,動作協調;I(Investigative)-研究型:特徵是抽象思維能力強,求知欲強,肯動腦,善思考,喜歡獨立的和富有創造性的工作;C(Conventional)-常規型:特徵是尊重權威和規章制度,喜歡按 計劃辦事,細心、有條理,習慣接受他人的指揮和領導。

空中交通管制員要“持證上崗”

從一本執照打開了我們的話匣,Ricky拿出了他的執照給我們看了,他指出這個職業是需要持證上崗的,由見習管制員到高級空中交通管制主任,守住了這行已18年了,他對我們說: 這行充滿挑戰,要不是真的喜歡,否則都堅持不住了!他指出但凡要求“上崗證”的工作,就是說明受法律規範的,必須持守職業道德和技術標準,因為涉及的是生命、財產、安全的事, 絕不可掉以輕心。

他又指出,按澳門民航局要求若要獲發出或續期執照,持證人必須符合有關年齡(不小於 21周歲)、知識、經驗、技能和體檢要求,未能取得執照的見習人員只可擔任一般行政工作, 或協助支援具備認可資格的管制員工作,即使未能通過續牌考核的各級管制員亦不能插手空中 管制的實務工作,執業資格的標準和規範是很嚴格的。

談到管制員的級別,目前他的職級是高級空中交通管制主任(Senior Air Traffic Control Supervisor),他指出這行也奉行崗位“師徒制”,由職級高的帶領職級低的,所以作為Junior 也必須學會服從,這個職系的職級是由見習管制員、管制員、高級管制員、管制主任、高級管制主任、和控制塔主管組成。

管制員的工作是甚麼?

談到管制員的工作,他接著說:我們是專門負責航空交通管制的作業人員,以維持負責空域範圍內的飛機可以有秩序、安全及迅速地升降及飛行。除需要掌握專業航空管制與飛行知識和能力外,還要應付空中交通管制日常事務與突發事件,更需要有良好英語能力與溝通技巧, 因航空通訊的預設語言是英語,除一些突發或緊急事件外才會使用本地語言。

機場控制塔是管制員每天工作的場所,塔臺是一個360度視野無阻的工作環境,席位是圓形分佈,針對跑道佈局,指揮跑道的席位必須要對著跑道,相關指揮地面的席位要目視到大部分的地面範圍,管制員之間的協調與移交,一個飛機從滑出到起飛,或者由下降至着地,沿途要經過很多管制單位的指揮,這些管制單位之間相互銜接,工作密切配合,強調的是團隊精神。

他又說:坐擁360度視野的塔臺上,整個機場盡收眼底,管制員帶著通話耳機,盯著眼前的天空與跑道,還要不時的看着雷達顯示幕上的飛行讀數,以及電腦器材上各種數據,真的需要身懷“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絕技,才能留意到儀表板上訊號變化的差異,隨時將那些精確的飛行和氣象訊息,向飛行機組人員發出到位的指令,工作氣氛緊張到簡直不敢隨便交談,避免影響團隊的工作表現。

他又說,國際機場24小時運作,管制員需要輪班工作,對於腦力及體力有特殊要求,視覺和聽覺官能需敏銳作出反應,精神又要高度集中,因為空域管制範圍是有限的,隨着班次升降 數量增加,日常指揮難度已很大了,當有突發事件發生時,管制員需要具備處理“威脅”(例 如:惡劣天氣)和“差錯”(例如:高度偏差、航線偏離)的行為能力,即在這等壓力處境下 能冷靜地、迅速地作出作正確指令的一種能力。聽了後,不禁心裡說出了句“Salute!”

要練得一身怎樣的本領才可取得資格?

我們問他是怎樣入行的?回答說:透過澳門機場管理公司一次招聘,98年踏入這一行,當時招募的是“見習空中交通管制員”。他說由於自己讀的是熱力流動學,並非航空工程專業, 故專業知識的優勢不強,然而這個職位確實需要的綜合能力比較豐富,經重重考核後,在1200 個申請中,自己終於成為了12個錄取者中一人。

根據現行法例,考牌其中一個條件,必須是受僱於經營在澳門登記的航空器或為在澳門登記的航空器提供服務的機構。入職後,為了能正式執業,很快就開始接受了一連串的系統性理論知識和實踐性訓練。

管制員必須具備以下兩個要求才可接受訓練及考核,就是體格和語言的要求。體格方面必須通過身體和精神、視力、色覺和聽力的檢測。而在語言方面,則須具備空中交通管制所使用 的航空術語和英文綜合知識,並且說出該語言而不帶有會嚴重影響無線電通信的口音或口吃的能力。

在為期6個月的理論方面的學習有:與空中交通管制員有關的航空法規章條例;空中交通 管制所用設備的原理、使用和限制;飛行原理;航空器、發動機及其系統運作原理;與空中交 通管制運作相關的航空器性能;航空氣象學;氣象文件和資料的使用與判讀;空中領航的原理; 導航系統和目視設備的原理、限制與精度;空中交通管制、通信、無線電通信及其用語程序(正常、非正常和應急情況);航空文件的使用和飛行的安全措施等。

完成並通過基礎知識及理論課程後,才可接受實踐性訓練,就是在具有認可的合適等級的空中交通管制教員監督下,圓滿完成不少於300小時(約4-6個月)的空中交通實務訓練,這部份是以師父帶徒弟的方式進行,最主要是將師父的經驗傳授予徒弟,許多技術的掌握必須要經過實踐及重複操作才獲得要領,所以師父的身教對徒弟的影響非常大,作為徒弟理應服從師父指導,服從性低很難在行內生存,因為這項工作不容有任何差池,都可能引起法律責任。

新人全部掌握上述知識和技能後,便會養成個人的工作思維和模式。當上述所有方面的條件充分時,就可以向澳門民航局申請相應級別管制員執照的考核。

使命與願景

Ricky是民航局認可的空管教員和監督考官,因此,訓練新人也是他的工作的一部份。講到這裡,他似乎有點憂心,他說這個職業本身專業性強、心理素質要求高,勞動強度亦大,過往對這個職業的推廣訊息不足,在吸引新人入行存在一定困難,藉今次機會能讓更多人認識這個職業,希望可幫助青年朋友發掘自身潛能和培養有關職業興趣。

他表示,隨着澳門航空業不斷發展,機場客運大樓亦在擴建當中,預計2017年第二季竣工,屆時客運大樓的接待能力由每年600萬旅客人次提升至750至780萬旅客人次,這亦意味著空中交通管制的工作量和難度不斷攀升。為了更好地應對澳門航空事業未來的發展,首先繼續保持 良好服務質素,為澳門在地區內建立安全、正面形象是空中交通管制員的使命。

隨着國際航空技術不斷進步,相關的技術、管理系統亦持續發生變化,他期盼政府、業界都能適時做好支撐航空運輸業發展的準備,就是要做好培訓及儲備各類專業技術人員的工作,定期檢視專業技術人員的供應,以確保航空運輸業整體的素質及水平提升,讓澳門航空運輸業 的未來為澳門經濟業績創造新的里程碑。

 

 

*約翰·霍蘭德(John Holland)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心理學教授,美國著名的職業指導專家。他提出了具有廣泛社會影響的 職業興趣理論。認為人的人格類型、興趣與職業密切相關,興趣是人們活動的巨大動力,凡是具有職業興趣的職業,都可以提高 人們的積極性,促使人們積極地、愉快地從事該職業,且職業興趣與人格之間存在很高的相關性。Holland 認為人格可分為現實 型、研究型、藝術型、社會型、企業型和常規型六種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