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治療師 吳明豪


13442147_835164489961353_7911105001993234301_n

人物簡介: 吳明豪,畢業於澳門蔡高中學,2007 年升學臺灣,初期修讀臨床心理學,一次機緣巧合下,閱讀了一本有關語言治療方面的書籍, 因而得啟發對此方面越來越感興趣,後來更毅然決定轉為修讀語言治療,2011 年畢業,回澳服務,投入工作至今已五年,目前,正在澳門仁伯爵綜合醫院擔任語言治療師。

吳明豪,語言治療師,一位80後的年輕父親,一個晚上八點約了他做訪問,剛下班不久,神色不錯,笑容可掬,言談之間更感到他對語言治療師工作的那份使命感。 我們對他說,過幾天就是父親節了,中國人家庭的父親似乎擺脫不了那份嚴肅、寡言、 內斂等個性,或許是受制於傳統社會對於男性角色的期許,父親肩負著家庭的保護者 和供養者的角色,對於語言治療師,又是一個怎樣的社會角色?

語言治療師是一個怎樣的社會角色?

他表示,其實對於撫育和保護孩子,父親同母親一樣重要,責任與角色應互補不 足,才能讓小孩接受完整的家庭教育,孩子才可得到更全面的成長和發展。談到語言治療師的工作,他說,這個職業的社會角色對一些弱勢群體而言是個扶持者的角色。

他接著說,孩子在家庭中是弱小的一群,需要父母去照料和看顧,社會上也有一 些弱勢的群體同樣地需要社會大家庭的成員給予關注,尤其是肢體、精神、智力或感官有長期損傷的人,這些損傷與各種障礙相互作用下,可能更阻礙到他們在與他人平等的基礎上充分和切實地參與到社會,甚至令他們的固有尊嚴受到限制和威脅。

事實上,這些障礙也是一個演變中的概念,亦是阻礙他們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充分和切實地參與社會的各種態度和環境障礙相互作用所產生的結果,所以社會需要正視、認識問題,同時更需要建立一支高效醫療復康專業隊伍來應對各類障礙的治療問題。

他繼續說,由於障礙的種類可能不是單一性的,有可能多樣性,所以就有不同專業的治療師為病患提供適切的診斷和治療,過去,也有和其他專科的治療師合作提供診療服務,一切的治療應以病患的最大利益為前提。不論哪個專科,談到治療師的社會角色,相信也是一樣的,就是診斷結合治療,幫助病患在生活上逐步恢復活動或工作能力,讓他們消除參與社會的障礙,可以重新投入社會作出貢獻,是一份相當有社 會意義的工作。譬喻說,一些因意外或中風失去活動或說話能力的成人,他們有可能馬上就會感到社交能力受到限制,再加上外界各種態度和環境作用下,漸漸感到尊嚴受損,在治療過程中,除了透過實證理論所衍生的治療反復練習來恢復活動力外,溝通、安慰、鼓勵有助他們重建自信也是很重要的。

語言治療師的工作是甚麼?

他說,選擇或者喜歡一個職業,必須要瞭解從事這個職業需要掌握甚麼知識和技能。言語治療(Speech Therapy)是一門結合科學,當中包括:語言學、心理學、聽覺學、統計學、病理學、解剖學和生理學等。它是為了治療言語上溝通、在構音、語言發展、聲線、流暢、聽覺等溝通及吞嚥範疇的障礙,並為病患者做出諮詢、評估及治療。

語言治療在醫療體系內屬於復康部門的工作,工作內容主要是針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障礙,包括口吃、自閉症、唐氏綜合症,進食困難、聽障、發展遲緩等方面的治療。服務對象由初生兒、小童至成人,只要有關任何語言、吞嚥、發聲等障礙問題, 都是語言治療評估和治療的範疇。

他表示,語言治療師會按不同個案採取相應的治療手段,例如:成年人意外或中 風造成腦溢血而導致說話困難,影響溝通能力,甚或出現吞嚥困難和食物哽塞,有時連飲水也會導致嗆入,可能引起肺炎,故需要訓練他們的吞嚥能力。關於發展遲緩的 小朋友,往往因多種因素,其中可能因環境刺激太少,至兩歲都不懂說話就需要關注, 他們很可能不明白簡單指令,一般講話及聽覺發展得不好的小孩,很有可能會造成日 後讀寫有問題,需要及早治療。由於小孩的領悟能力與成人不同,在治療時可以透過不同提示技巧,如:視覺上的提示,發出聲音和口型,協助小孩練習,令他們知道聲音的意義,從而加強表達和溝通能力。不過在治療過程中一定要很細心留意小孩的反應,因為他們的反應可能很細微,一不留神便會錯過他們的反應。至於自閉症由於涉及多方面障礙的問題,所以治療需要以多專業團隊形式進行。

甚麼人適合當語言治療師?

他表示平日工作接觸到不少兒童,可能因小孩子的關係,很多時候人們都認為語言治療師工作較適合女性擔任,他說,其實可能是錯覺,這個職業與性別無關,男女都具優勢,關鍵在於為病患提供適切的治療服務,譬喻說,有些孩子可能需要較動態的活動,那男性治療師可能較適合應對;有些孩子可能較容易與女性溝通,那女性治療師可能較適合,在性別上互相補足,令專業在扶助病患治療上獲得更全面的發展, 相信其他職業也可能面對同樣的處境。

他又說,目前澳門有27名語言治療師,當中男性只有5位,很多時候或許就是一些固有的思維和認知不足而影響了人們對職業的選擇,造成在行業發展上出現性別傾斜或人資不足,其實不論男女,語言治療師最重要的是具細心、耐性、健談、主動和外向等個性特質,因為有些病患可能因為不愉快的生活經驗,不喜歡與人溝通,治療師便需要很有耐性與他們溝通建立關係來促進治療。

語言治療師的發展前景

他表示,語言治療師在澳門是新興的專業,但在美國發展較為成熟,而在亞洲地區也是較新的,台、港兩地都是近二、三十年發展起來,以澳門目前人口來說,語言治療師佔人口比例仍處於低水平,據官方資料顯示,2018年後將會有18名澳門學生完成課程,屆時澳門的語言治療師人口比例,會增至每十萬人有7名,與香港目前比例相若。早前有報導稱,政府亦將計劃在澳門理工學院開設語言治療師課程,期望透過人才培養可保持社會上有足夠治療師提供服務,以便日後可有序地開展相關臨床研究, 逐步促進治療師團隊的專業成長,並推動澳門復康事業發展,讓更多的病患得到適切的幫助。

他又指出,近年統計數據顯示需接受各類治療的兒童或成人的數量增加,相信與社會認知有所提升有關,並意識到及早求醫,不但為患者儘快帶來治療效果,而且延後就醫會造成更大的社會成本。因此,政府近年亦大力推動早療服務方面的發展,最近更整合有關方面的資源,提供一站式兒童發展綜合評估服務,改善兒童發展障礙水平和減低致殘程度,通過個案管理制度和統籌協調機制,達致及早發現、及早介入和 及早治療的早期療育目標。此外,隨著澳門進入老齡化社會,長者復康服務的需求亦不斷上升,為了讓長者能安享晚年生活,有關復康服務有待進一步發展。

語言治療師生涯的喜與樂

談到工作的喜與樂,他說,語言治療師生涯五年以來,由NGO至公立醫院,接觸了不同類型的病人,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剛入行接到的一個個案,是一名一歲多仍不懂說話的小朋友,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早前在街上重遇小孩和他的母親,看到他各方面能力發展正常,與其他同齡小朋友無異,人際溝通亦沒問題,尤其是因為今天自己 已成為人父,不禁心裡湧出莫名欣慰。其實每當看到病人逐漸有進步,逐漸恢復活動、 語言及工作能力,不期然地都帶給自己很大的鼓舞。相反地,有時治療並不一定事事 順利,遇上複雜的個案可能進展緩慢,那麼治療師的內心也需要堅強才能作出應對。

澳門語言治療的發展比其他國家地區尚淺,其實取得學位只是入行的最低門檻, 必須經過實習和持續進修豐富個人臨床經驗,香港每年有不同的證書課程,澳門的治療師都很踴躍報讀,以提升自身的專業能力。過去因語言治療師為數極少,在專業的分享與交流方面都受到限制,很容易會產生職業厭倦感,但隨著從業人數不斷增長, 在專業分享和交流有較大的改善,藉著彼此的支持和鼓勵,讓整個團隊充滿活力。

目前澳門對語言治療師的規範已進入立法階段,他表示,立法規範讓社會清晰治 療師的專業定位,對治療師的專業成長有裨益。目前政府醫院設有治療師的特別職程 制度,但對於民間社服機構的治療師而言,似乎就沒有可見的職業生涯發展,無可置 疑的是,社服機構的治療師提供的服務亦為舒緩公營復康服務的壓力起分流和緩衝作用,為此,他建議政府可參考其他地區的做法,為澳門所有治療師訂定從業制度框架, 為澳門建立一支高效的專業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