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叛少年變新銳畫家 蘇文樂

人才故事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評斷一條魚,它將終其一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愛因斯坦

現就讀理工學院視覺藝術系的大四學生蘇文樂(Filipe),是近年急速冒起的本澳新銳畫家。約三年前,他開始活躍於本地藝壇,作品先後入選澳門書畫聯展、澳門視覺藝術年展。此外,他的多幅水彩畫作更贏得國際認同,連續三年入選英國皇家水彩畫畫家學會的年度大展,屢獲殊榮。

在一般人看來,這位充滿活力的年輕畫家一直順風順水。殊不知,成長於單親家庭的Filipe曾是頑劣學生,由於在家被寵壞,養成反叛、貪玩、孩子氣的個性,加上學業成績差,一直都令家人非常擔心。直至後來認識“藝術”,才使他有機會重新出發,在磨練中蛻變成長。讀不成書,不代表是 “笨蛋”,訪問中看到Filipe對事物思考細膩、有耐性、專注,以及渴望愛護澳門的心。各位,讓我們一起看看Filipe的故事。

filipes_1現就讀理工學院視覺藝術系的大四學生蘇文樂,是近年急速冒起的本澳新銳畫家

 水彩作品入選英國畫展

由英國皇家水彩畫畫家學會主辦的英國皇家水彩展歷史悠久,今年已舉辦至205屆,是英國向國際藝術家開放的一個大展。主辦單位每年都收到逾千幅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畫作,但有資格入選展覽並被評獎項的僅一百幅。

filipes_2《馬里奧之夜》

Filipe連續三年參加這項國際畫壇盛事, 2015年憑《馬里奧之夜》入選並奪得The John Purcell Paper Prize獎項;2016年憑《Working Alone》和《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入選,其中《Working Alone》奪得更高榮耀的The Leathersellers’ Award獎項;2017年再有兩幅作品《Which Payphone Is Ringing?》和《Which Mirror Reflects The Ringing Payphone?》同時入選,並於四月在英國展出及接受評獎。

filipes_3《Which Payphone Is Ringing?》

 

filipes_4《Which Mirror Reflects The Ringing Payphone?》

與過往兩年入選並獲獎的“夜景”系列作品不同,今次兩幅新作更着重於哲學性的思考,但Filipe坦言對獲獎信心不大,“以前的‘夜景’系列,是用畫建築圖則的方法畫水彩畫,外國人對此很受落,尤其欣賞其技巧,然而未必能像澳門人那樣設身處地感受到畫中一些與本地相關的訊息和情懷。所以,我想創作一個更具個性化的新系列,它未必像過往畫建築圖則般的精細,反而是想強調概念本身。這兩幅新作的有趣之處是能夠互相呼應,充滿想像空間。”

學畫畫與學做人

理工學院講師蔡國傑曾盛讚兩位年輕新銳畫家,“今日在澳門的藝術發展中,我們可以看到新生代的藝術工作者,紛紛在國際藝術繪畫比賽上顯露頭角。先有霍凱盛,在意大利波隆納世界插畫大展獲獎……後有蘇文樂,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擠身英國擁有兩百多年歷史的世界級高水準比賽,從入圍到獲獎,都非常難能可貴。”他認為在這些新生代藝術家身上,看到本澳藝術發展的嶄新視野。

蘇文樂如今在畫壇闖出名堂,有兩個人對他的從藝經歷影響很大,一個是外公蘇渭基,另一個是表哥蘇侃哲。用蘇文樂的話,外公醉心建築模型製作,令他認識到建築圖則的魅力;表哥不僅教他畫畫,更重要是令他學會如何“做個好人”。

由母親獨力撫養的Filipe,小時候放學經常到外公外婆家玩。曾是修車技工的蘇渭基已退休,平日愛好是在家製作建築模型,雖然建築的構造往往十分複雜,但他一絲不苟去摸索,並能順利完成。蘇文樂當時在一旁看得入迷,長大後便想到將建築圖則與水彩結合。

filipes_5《Working Alone》

Filipe中學時期並不如意,在葡文學校就讀的他,由於學業成績實在太差,他升上高中便選擇修較易畢業的繪畫班,但結果還是留班收場。畢業後,也未能順利馬上考入大學,期間曾到地盤工作,兼讀夜校。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評斷一條魚,它將終其一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愛因斯坦名言正正切合Filipe的處境。

當時對前途非常迷茫的Filipe,帶著躊躇踏進了表哥的工作室,沒想到因此改變了自己的生命軌跡。蘇侃哲是本地藝術工作者,工餘時間喜歡在自己的工作室搞藝術創作,曾試過從垃圾堆中撿出各種廢料,以此作畫,令Filipe大開眼界,於是他順理成章向表哥請教畫畫。

蘇侃哲去年在〈細閱挫折〉一文,便談到Filipe個性的轉變歷程:“七年前,這孩子第一次踏進我的工作室,當時他的身份從表弟慢慢變成學生,嚴格來說應該是學徒。他從打掃、收拾開始,以致大小雜務,雖然他對新事物充滿好奇,但根本性格表現出的懶惰、不耐煩、推責等依然牽絆着他……不知經過多少磨難,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失敗、再失敗,重複又重複的錯誤,漫長而鬱悶,才一點一滴地,成就出這孩子不一樣的性格,轉變並不會像電影裡那樣靈光一閃便出現,反而來得漫長而細小。”

filipes_6《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 

匠心獨運以夜景入畫

在蘇侃哲細心指導,以及自身發奮圖強下,Filipe第二次報考理工學院視覺藝術學系時終被取錄。這時的他已修心養性,不再是昔日的頑劣學生。像表哥一樣,他租借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課餘將大部分私人時間傾注在這裡作畫。 “工作室以前環境很差,冷氣機又壞,夏天作畫時經常大汗淋漓” Filipe輕鬆道出過往辛酸,能感到他是真心喜愛和享受畫畫。相信只有真心真意喜愛一樣事情並堅定朝自己目標進發,才能塑造成現在的Filipe。

filipes_7大學時期租用了屬於自己的工作室,專心畫畫。

Filipe說:“以前我和表哥,以及他的同學唐重和范世康會去漢記飲咖啡。特別之處是我們選在清晨五點鐘去,因知道漢記的員工會在四點左右去擔水,用新鮮的水沖咖啡簡直一流。我們喜歡坐在那裡聊天,會討論很多天馬行空的事,雖然我不常搭話,但從他們的對談中也能獲益良多。現在回想,那是我藝術生命萌芽的起點。”

由於對漢記有特殊感情,Filipe展開橫倒型的水彩畫創作,第一幅便是畫漢記。再憑著他對澳門情感回憶,進入無限創作世界,他說:“有了畫漢記的經驗後,我亦開始嘗試創作‘夜景’系列。”於是,《馬里奧之夜》、《Working Alone》、《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等入選英國皇家水彩展並獲獎的作品,在Filipe的匠心獨運下一一誕生。

filipes_8《漢記咖啡》

今年六月七日,將在婆仔屋舉辦首個個人畫展,還榮幸邀得著名建築師馬若龍及藝術家江連浩擔任策展人,他補充道:“現正忙於籌備這個畫展,令我覺得難能可貴的是,有些畫作本來已賣出,但買家願意借回給我供這次展覽用。”

即將大學畢業的Filipe也希望成為一位全職藝術家,漫漫長路,將如何前進?我們期待他下一次的好消息。

 

合作單位:澳門正能量協進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