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華裔著名動畫家 劉大偉

人才故事, 音樂、藝術創作 及創意設計領域


讓澳門的鑽石亮起來 You can do it

         劉大偉(Davy Liu),美籍華裔著名動畫家,出生於台灣台中,因小學時期學習成績差,名次經常排在最後,被當成低能兒,唯一的興趣就是繪畫,但這天賦卻沒有被家人認同,直至在美國上中學時,遇上同是移民的美術老師,她的一句 “You can do it",在挫敗和迷失中得著鼓勵和認同,從此逐步走出自卑、困惑的陰霾。大學畢業後,曾參與迪士尼公司的《美女與野獸》、《獅子王》、《花木蘭》、《阿拉丁》等動畫影片的製作,亦曾在「工業光魔特效公司」及「華納兄弟公司」參與繪製工作,又為美國《時代雜誌》、《華爾街日報》、《商業週刊》等刊物繪製插畫。2004年創立 Kendu Films,現在正籌備開拍其個人創作的繪本系列的電影。

        美籍華裔著名動畫家劉大偉近日蒞臨澳門,在澳門的中學、大專院校等舉行了多場分享會,他的奮鬥成才故事激勵了不少的與會人士,當中更不乏年青一輩。人才發展委員會與文化產業基金也合辦了一場分享會,當日亦吸引從事及修讀文化藝術範疇的澳門青年聚首一堂。

  分享會前,我們約了劉大偉做訪問,訪談完後,特意邀請他為粉絲專頁題字紀念,他挺有心思的,為我們速寫了一個獅子的頭像,旁邊題了“讓澳門的鑽石亮起來”。看過他著作的朋友都會知道,他曾說:“幸運與才華,在每個小孩身上都有,只要我們不再把鑽石當成玻璃珠”。
   “獅子”、“鑽石”、“亮起來”足可發人深省,“獅子”代表了甚麼?在大偉的多次演講當中經常會被引用的,從他的訪談中,他跟我們說,動畫《獅子王》的誕生本身就很曲折,它是迪士尼公司一個冷藏劇本,是一部動用了6000萬美元,花上三年時間才能從垃圾桶邊緣救回來一個作品。人看似不可能的事,只要堅持、不放棄,還是有希望的。他又說,時至今天,這部動畫在全球公映以來,卻賺100億美元了,一定意義上,“獅子”已經像“鑽石”般亮起來了!
 
1
2
狐狸康多(Kendo)是劉大偉繪本故事《夢中的巨葉》的主人公,為了尋找夢中的大葉子,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探索之旅。
 
 
 
         每個孩童自小都曾擁抱夢想,可是隨着年齡漸長,或許遭到環境的限制,又或加上得不到鼓勵與認同,經常被身邊的人否定等因素,也慢慢失去實現夢想的信心。這也曾是劉大偉的童年光景。
  劉大偉曾說:「我不是一隻會讀書的蚱蜢、也不是會彈鋼琴的蟋蟀、但我是一隻會畫畫、在黑暗中展翅飛翔,發光的螢火蟲」。這話正好說出了每個孩子的天賦各有不同,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可是不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往往與“別人家的孩子”作比較,被迫在無形枷鎖下接受管教,天賦沒有被發掘,甚至失去了擁抱夢想的機會。
 
  大偉對我們說,他自小學習成績一直不如理想,無法達到父母、老師的要求與期望。父母只有一味責怪,從小就不斷地被否定,為他的童年帶來嚴重的自卑感,甚至唯一能肯定自我的“畫畫”天賦,連父母親也沒有看在眼裡,這是令他在成長中感到最困惑的事情,他的童年為此亦掉下了無數的眼淚。他更坦然地說,母親至今仍不懂他的想法,不難看出他的無奈與遺憾。
 
  父母無法理解自己的想法,對他的教育也只是無法可施,只寄望移民美國可以有所改變,他告訴我們,13歲跟隨家人移民到了美國,他的學業成績依舊沒有改善,又加上英文一竅不通,在文化差異、學習障礙等重重困難下,在自信跌至谷底之際,一位希臘裔美術老師仿如天使般在他的生命中出現了,大偉說:「當我像一根蠟燭快要熄滅時,是她把我內心再次燃點起來,她對我說“You can do it !”」。
 
  談到這位老師時,他眼神裡仍然充滿感激,因為在他的成長路上,從來沒有人對他的天賦作出讚賞,使他覺得受寵若驚!在老師的悉心引導和栽培下,他對繪畫創作的熱情一發不可收拾,從此找到了自己的專長與發展方向,他更在畫作上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時間和努力,就此漸漸建立起自信來。
 
  他又跟我們說:「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季節”(這裡的“季節”大抵他指的是成長道路上的不同階段),與父母的“季節”已錯過了,我的美術老師就恰似母親般,在她充滿鼓勵與包容的教育方式下,我才能正面成長和被建立起來,在此,我要鼓勵作父母的,教養兒女是你們的天職,不是政府,不是學校所能取代的,唯有父母才是最有能力幫助和教導自己孩子擁抱夢想啊!」。
 
  他還說,唯有擁抱夢想的人才有創新的動力,要把創新的意念教育下一代,要灌輸到各行各業之中,生命不應該是別人的替代,擁抱夢想的人才會勇於為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來奮鬥,創新教育也關係到一個國家、地區的文化傳承和國民素質的提升。
 
 
 
3
 
        他認為做動畫的人,首先是要保持童心,因為小孩子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對很多事情都感興趣,其次是對人生經常抱有樂觀心態每件事都持正面思想的態度,這樣童心才不容易被泯滅,擁有把負面的事情看成美好的能力,那就是 “Can Do” 的精神,這樣才能做一個為世界帶來生命力和感染力的藝術家,因為藝術應該讓人看起來感到羨慕、生動、美善,而不應該是厭惡、刻板、醜陋的。
 
4
1983年15歲的時候,就是這幅用漂亮高樓、歐洲古建築,創意無限,生動活潑的東方巨龍,劉大偉的畫作入選了「全美最大中學繪畫競賽」前20名。
 
 
         他又說,在大學時候學的是古典美術、油畫,並沒有學過動畫,在迪士尼工作讓他學會藝術的表達方式不限於平面,還有其他豐富的藝術元素,他認為動畫改變了他對藝術的創作,它是生動的,有故事性,是藝術的最高境界的表現方式,藝術其實可以很簡單,它總會給人帶來快樂和舒坦的感受,所以作為藝術的創作者,他經常警惕自己,不可失卻那顆童心。
 
 
 
 
 
5
 
         單憑過人的繪畫天分以及不懈的努力,在動畫界中不足以達致成功,動畫創作素來講求的是原創性,簡單的說就是要創新,就是努力打破舊我,勇於創出新的自己,是一個非常艱苦的過程,是超越固有的創作力的一個過程,也就是他經常所說:“不要做一隻只懂做重複工作的牛,要做一個有創意的牛仔!”,不知他是否經常以一身牛仔裝扮作自我提醒?又或者是離開迪士尼公司仍能持續創作的原因!
  他指出,迪士尼公司是世界動畫王國,經歷百年的積累,已經創作了很多不同文化的故事,最重要的是以更寬的視野去瞭解別人的文化,創新是他們的價值,所以不能只講金髮、藍眼睛公主的故事,因此,哪怕是動物、外星人的故事都要試試。
  繼續又說,動畫創作的核心不是畫畫,不是做軟體,而是講故事的能力,是前期的創作,不是後期的製作,擁有故事著作權才是文化產業的贏家,目前亞洲地區的動畫卻側重的是後期製作和組合的工作,經常扮演著“代工”(他的意思是刻板的,一模一樣的)的角色,要突破必須洗心革面,別再做“牛”,要做“牛仔”喔!
  他更指出,迪士尼公司的創作,不單是藉著電影給觀眾帶來娛樂與幽默,還有最重要的是讓人在娛樂中得到啟發,就是潛移默化地讓人們學習人性:誠實、勇敢、堅毅等美德,讓觀眾在電影裡捕捉自己的影子,每個角色的設計都能抓緊了觀眾的心,所以觀眾才願意把整部電影看完,這就是“講故事”的能力,也是迪士尼創作成功之處。
 
 
 
6
 
 
 
 
7
           大學畢業後,經過四次考試後,他終成功進入美國迪士尼公司實習,並成為了首位進入迪士尼動畫團隊的華人動畫師。他跟我們說,在整個動畫製作過程中,美國公司是有很細緻的分工:由故事創作、劇本編審、音樂製作、影音效果、動畫繪製,以至市場營銷等已經有21個部門,他們會用四年時間才完成一部創作,大約耗資6000萬至1.5億美元,動用幾近2500名人員,是非常認真、嚴謹、專業和科學的。
 
  “故事”是創作的靈魂吧!因為故事會給觀眾帶來訊息(Message)和教導(Learning)。關於故事人物的塑造,他跟我們說,迪士尼的做法是相當科學化的,他們在創作團隊中設置了心理學家,運用心理學剖析人性,並將之融入角色人物的設計當中,在製作的第二年,當一個粗糙的故事本出來以後,團隊會按故事本的內容在美國選定七個州向不同的群眾代表收集意見,當中包括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博士、心理學家、家長等等,甚至還會有個別的Focus group來跟進,目的是看看還有甚麼地方可以進步。
 
  以《獅子王》為例,在設計這個小獅子的角色時感到非常掙扎,這個小獅子角色就好像今天的“富二代”,在獅子爸爸的庇蔭之下生活,原創劇本裡獅子爸爸這個角色是不用死掉的,竟沒想到迪士尼這麼大的一家公司,卻採納了一個巴西裔小學三年級孩子的意見,就是讓獅子爸爸死掉,因為他認為小獅子失去了爸爸,才能站起來從新找到自己,這樣的劇情才會讓人感到震撼,因為當中能讓小獅子得著了教導。同時,也讓我們認識迪士尼的創作文化,是可以這樣謙卑的讓小孩子投入創作。這也是東西方的創作文化不同之處,而且在產業的成熟度也表現不一樣,西方可從超過55%以上都是成人的觀眾來看,產業發展已達致相當成熟的程度。
 
 
 8
 
          劉大偉表示,現今世代的家長比較著重孩子讀書成績,他認為其實懂得做人比讀書更重要,現在的小孩子很多沉迷電玩,也失去了應有的童真,小時候的他可聽過、學過不少勇敢、誠實、愛國的典故,那些故事陪伴和幫助了孩子們在品格上的成長,或許今天在華人社會裡經濟改善了,但道德品格教育卻忽略了,他希望從他的繪本創作,以故事方式,潛移默化地給孩子們樹立道德的典範,他對創作充滿了使命感。
 
  人們經常以“草莓族”標籤那些經不起挫折,不能刻苦耐勞的孩子們,作為在創作路上的過來人,他說:「我們應該鼓勵他們,在創作過程中失敗是常有的,成功是偶然的,因此堅持是成功的人必有的品格」。
 
  目前,大偉正為他創作的一系列童話繪本籌募資金,準備開拍電影。他說:「我的夢想是把華人的文化在國際文化產業舞台上形成品牌,因為華人的文化有更多、更精彩的故事,這些故事能為下一代帶來祝福,讓每個人都是Can Do Person,讓生命能發出如鑽石閃爍的光芒!」。
 
 
9
 
 
10
      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需要有創新的動力,劉大偉確實的告訴我們,唯有擁抱夢想的人才有創新的動力,要把創新的意念教育下一代,要灌輸到社會各階層之中,讓我們這一代透過不斷鼓勵和讚美,讓下一代懂得「擁抱夢想,實踐夢想」,生命不應該是別人的替代或複製,擁抱夢想的人才會為自己的目標堅持和奮鬥,經過琢磨、打造出來的生命,必會像鑽石般發出璀璨的光芒,澳門的鑽石才會亮起,創新教育也關係到一個國家、地區的文化傳承和國民素質的提升。
 
 
11